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八章【拜师】(下)
????罗猎其实刚才仔细把门规听了一遍,盗门的门规真是好的,盗也是劫富济贫的侠盗,可正如福伯所说,这一门派太大,加上管理混乱才导致了目前内部四分五裂,东西南北各自为政,甚至连一个像样的门主都选不出来。

????罗猎将叶青虹和女儿叫来,告诉她们自己拜师的事情,叶青虹听说之后,也是倍感欣慰,罗猎拜这位盗门长老当师父,就意味着在满洲盗门不会再找他们的麻烦,即便是以后回到黄浦,同门中人听说此事之后,想要对他们家不利也得先考虑清楚。

????叶青虹让小彩虹叫福伯爷爷,福伯听到小彩虹脆生生的声音早已乐得眉开眼笑,开心地连连点头:“好孩子,乖,乖!“他想起了什么,摸索了一下,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挂件。

????罗猎夫妇看得清楚,那挂件是一只黑铁手掌,叶青虹尚且不觉得什么,罗猎却猜到这挂件很可能就是盗门的圣物铁手令,他也没想到铁手令原来一直都在福伯手里,更加没有想到福伯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送给了自己的女儿,罗猎本想阻止,却见小彩虹已经开开心心接了过去,罗猎看了看福伯,福伯向他笑了笑,笑容中满怀深意。

????罗猎顿时明白,原来师父是担心自己会谢绝,所以转而将铁手令给了小彩虹,其实给小彩虹等于给自己一样,罗猎道:“小彩虹,一定要将这礼物保存好了。“

????小彩虹重重点了点头:“谢谢爷爷。“

????福伯哈哈大笑,他起身去办公室内,过了一会儿,带着一本书出来,这本书乃是线订手抄,上面的每一个字和图案都是老爷子亲笔描画的,他递给罗猎道:“收你当徒弟我这做师父的也不能太小气,这本书是我毕生积累所得,你拿去看,就算学不会手法,可读完之后对你的眼界提升应该有很大的作用。“

????罗猎道:“师父,您送我这么多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

????福伯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徒弟,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亲人,我所有的东西以后都是你的。“

????叶青虹一旁看着,暗暗为罗猎高兴,他们当然不会在意福伯的什么财产,可叶青虹总觉得罗猎多一个亲人,多一份牵挂总是好的。

????福伯向叶青虹道:“叶小姐。“

????叶青虹道:“师父,您啊可别再这么叫我,不然就见外了,您叫我青虹。“

????江湖中人向来豁达,福伯也没再客套,微笑道:“青虹,中午你们就留下吃饭吧,我给你们露一手。“

????福伯的厨艺相当高超,最近几年专研厨艺的叶青虹也佩服不已。

????饭后罗猎和福伯聊了一些盗门的掌故,对这个被称为天下第二大门派的盗门有了一定的了解。

????陈昊东认为罗猎这次的离去是在某种程度上的认输,想起他此前说过的要让自己离开黄浦的话,陈昊东越发觉得好笑了,就算他们夫妇有钱,在法租界也有关系,可这个时代仅仅依靠这两样东西还不够,想要单打独斗,尤其是面对这么大一个盗门,怎么可能?

????在叶青虹的事情发生之后,陈昊东主动约了麻雀几次,都被她拒绝。

????麻雀知道陈昊东在追求自己,可现在她的心中已经装不下任何人,难道真应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那句话。黄浦的这个冬天,湿冷且漫长,就算坐在壁炉旁,麻雀仍然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寒冷,脑海里时不时会想起罗猎的样子,想起在医院,罗猎将自己完全看成一个陌生人的眼光。从那刻起,麻雀对罗猎死了心,她知道在罗猎心中自己根本无法和叶青虹相比,更不用说已经离去的颜天心和兰喜妹。

????“夫人!“女佣小心道。

????麻雀皱了皱眉头,她讨厌自己在沉思的时候被打断,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可以拥有一个完全自我的世界。

????女佣知道自己伺候的主人喜怒无常,慌忙道:“陈先生来了。“

????麻雀道:“他来干什么?不见!“

????女佣道:“他说有重要事,如果你不见他,他就在外面等着。“

????麻雀怒道:“那就让他等着,我最讨厌别人要挟我。“说完却又改了主意:“算了,你让他进来吧,先去客厅坐着喝茶,我去换身衣服。“

????陈昊东这一等就是整整半个小时,不过他表现出很好的耐心和修养,看到换了一身男装下来的麻雀,陈昊东不禁笑了起来,女为悦己者容,麻雀这身装扮绝对不是为了取悦自己。

????陈昊东站起身来,将早已准备好的鲜花递给了麻雀,麻雀接过鲜花递给了女佣:“插起来吧,谢谢!“

????陈昊东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收到鲜花后应有的喜悦和羞涩,心中暗叹,想要感动麻雀这冰山美人似乎并不容易。

????麻雀在陈昊东的对面坐下:“你来找我有事吗?“

????陈昊东道:“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

????麻雀笑了一声道:“看我?普通朋友没必要这么牵挂吧?“

????陈昊东道:“我可没把你当成普通朋友。“

????麻雀道:“以后我这里你还是少来,我是个寡妇,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不怕,我还害怕别人嚼舌头呢。“

????陈昊东道:“你了解我的,我做任何事都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

????“我不了解!“麻雀硬邦邦一句话怼了回去。

????陈昊东道:“人和人之间的了解需要一个过程,我相信假以时日,你应当知道我是哪种人。“

????麻雀道:“你是哪种人我不关心,我也不在乎,我也不想了解,陈昊东,你明不明白,你做得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我能够容忍的底线,你是不是像别人一样都在利用我?“

????陈昊东摇了摇头道:“麻雀,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就算利用任何人我也不会利用你,更何况我利用你能够得到什么?“

????麻雀道:“你知道我和叶青虹见面对不对?“

????陈昊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居然还在怀疑我?你不是说叶青虹已经答应将码头卖给我,我犯得着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麻雀道:“如果不是郑先生让我帮你,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

????听到郑先生三个字,陈昊东的表情略显尴尬,麻雀口中的郑先生是盗门的大长老郑万仁,陈昊东虽然身份是盗门的少门主,可毕竟不是货真价实的门主,现在盗门拥有最大势力的人是郑万仁,包括陈昊东对资金的调动也都需要通过他的同意,而麻雀恰恰是郑万仁派来帮忙的,其实就是监军,负责监控陈昊东资金用在什么地方。

????陈昊东对这样的感觉很不爽,他急于得到认可,可是想要正式成为门主,必须要过两个关口,第一是满洲的福伯,第二是铁手令,现在郑万仁已经明确表示支持自己成为盗门门主,如果福伯也支持自己,那么他就能够毫无悬念地转正,什么铁手令也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可是福伯始终没有表态,也就是说他只有得到铁手令,才能跨过福伯这个拦路虎。

????陈昊东道:“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见过郑先生了,怎么?他还在欧洲散心吗?“

????麻雀道:“他那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说不定就在黄浦呢。“

????听她这么一说,陈昊东内心不禁一沉,不过他很快就笑了笑道:“我打算年前去趟满洲,拜会一下福伯。“

????麻雀警惕地望着他,她首先想到的是陈昊东的这次满洲之行会不会和罗猎一家有关。提起福伯,她不由得想起过去,她曾经听罗猎说过福伯死于北平,可后来福伯却又重新现身,麻雀特地去探望过他老人家,只是见到他却没有过去的亲切感,也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而是福伯好像在刻意疏远自己。

????此时电话铃声响起,女佣人接了电话,却向麻雀道:“是陈先生的。“

????麻雀有些不满地看了陈昊东一眼,一定是陈昊东把去向告诉了别人,否则电话不会追到这里。

????陈昊东来此之前告诉了手下人自己的去向,毕竟在黄浦这个步步惊心的地方,做任何事都要留有后手,即便是到麻雀这里来拜访,当然他需要管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万一有急事找不到自己又是个麻烦。

????电话是黄浦分舵舵主梁启军打来的,他的声音中透着焦急和紧张:“少门主,刚刚收到满洲分舵那边的消息,长老福伯……他……他新收了一位徒弟。

????陈昊东还以为什么大事,原来是福伯收徒,其实以他的身份地位收徒再正常不过,如果他可以支持自己成为门主,那么陈昊东愿意现在就给他磕三个响头叫声师父。

????陈昊东淡然道:“行了,知道了。“他本想挂上电话,可梁启军又道:“他收的这位徒弟不是咱们盗门中人。“

????陈昊东有些不耐烦了,他决定结束这次吞吞吐吐的谈话:“有什么话去我办公室说。“

????“是罗猎!他收的徒弟是罗猎!“

????陈昊东的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这事儿实在是有点天方夜谭,罗猎和福伯他们是什么时候搭上的交情,罗猎去满洲没几天吧?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了福伯的徒弟,罗猎现在是盗门中人,而且是长老的徒弟。

????“少门主,少门主,咱们应该怎么办?“
为您推荐